E小说 > 言情小说 > 相亲当天,我和千亿总裁闪婚了 > 第312章 药味的吻

她又用力敲了几下,仍旧没有回应,怕祁年真的在里面出什么事情,林听给开锁的打了电话。
门打开时,祁年晕倒在客厅里。
桌上的东西散落了一地。
她心下一惊,急忙跑过去,推了推他。
“祁年,你怎么了?”
拍了拍他的脸,依旧毫无反应,抬手一摸他的额头,烫得吓人。
“发烧了!”
她赶紧跑回家拿来了医药箱,找到退烧药想给他喂下。
可是昏迷中的祁年,根本就咽不下去药,她尝试了好几次,那药片都被他含在嘴里。
林听急得手足无措。
他这烧得厉害,如果不赶紧退烧,人会烧坏的。
她环顾房间,寻找着可以用的工具,将退烧药研磨成粉,用水化开,试图用汤勺喂他。
“张嘴!喝下去!”
然而她尝试了几次,汤药喂到他嘴里,便从嘴角流了出来。
他根本就不吞咽。
林听将嘴里流出来的退烧药,用纸巾擦掉。
“你不喝药,怎么退烧?”
林听急得手足无措,祁年烧的面色惨白,额头都是细汗,身上更是烫得吓人。
再这么下去,真的会出大问题的。
即便她无法原谅祁年曾经对她做的那些事,但他毕竟是一条人命,就算是陌生人倒在她面前,她也不能见死不救。
这样自我安慰着,林听突破心中的隔阂跟枷锁。
此刻只有一个办法了。
她将那碾碎的退烧药含在嘴里,抬手捏住祁年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将口中的退烧药送进他的嘴巴里。
男人喉咙滚动,将感冒药吞了下去。
迷糊中,慢慢睁开眼睛,林听的五官渐渐在他视线中清晰。
她在吻他?
祁年眼底满是诧异跟惊喜,大手从她的耳后滑入发丝,掌着她的后脑勺,主动地加深了这个带着苦涩药味的吻。
内心压抑尘封了许久的思念爱意,顷刻间迸发,化成猛烈的占有跟索取。
“唔~”
林听心中猛然一惊,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原本昏迷的男人,此刻紧闭双眸,一脸沉醉地索取着。
她越是挣扎着想要推开他,男人却将她搂得越紧。
不论她用拳头如何捶打他,他都死死的搂着她不放手,甚至在她反抗挣扎中将她按倒在地板上,还依旧疯狂地索取着她的吻。
林听被吓到了。
那犹如洪水猛兽般的吻,掠夺着,搅动得她浑身酥麻。
男人呼吸急促。
渐渐变得有些不可控。
情急之下,林听抓起掉落在地上的陶瓷杯,用力地砸在了祁年的脑袋上。
他立刻便停下了动作,身体猛然僵住,眼白一翻,整个人直直地倒在了她的身上。
林听将压在身上的祁年用力推开,快速跑出了房间,一直跑到了楼下。
这才敢大口喘气。
刚才那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在她脑海中不停放映。
心脏跳得飞快。
脸颊更是红得发烫。
她好心喂他药,他竟然想要强来。
心中愤怒的同时,又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懊恼。
她到底是脑袋抽什么疯?竟然会想到用嘴巴喂他药。
难道不能叫救护车吗?
心中一阵羞耻跟慌乱。
“算了,不管他了!”
她快步走向停在留下的车前,拉开车门时,心中又浮现一丝担忧。
她刚才用陶瓷杯砸了他的脑袋。
他好像是被砸晕了。
她会不会把他砸死了?
心中这么想着,又快速否定。
死了正好!
世界上少了一个渣男!
可是他还发着烧,如果一直烧下去,会不会真的烧死在房间里?
心中万般犹豫纠结。
她站在楼下,回头望向六楼祁年的房间。
终是狠不下心来。
用力将车门关上,抬步走了上去。
祁年房间的门大开着,他还是刚才那个姿势躺在地上。
她试探性地走了进去,用脚踢了踢他胳膊,声音冰冷地说着:
“死了没?”
躺在地上的男人毫无反应。
林听以为他是在故意装晕倒,又用脚踢了踢。
“别装了!”
祁年依旧毫无反应。
林听这下才真的紧张起来,急忙蹲下身来,将祁年翻了个身。
“不会真死了吧?”
她面上浮现一抹慌乱情绪,喉咙不自觉地吞咽着口水,缓解着心中的紧张。
用手在他鼻尖试了试。
“还有呼吸!”
她这才彻底松了口气,将祁年拖到房间沙发上。
她又去浴室拿了毛巾,打了一盆凉水,浸湿毛巾放在他的额头给他物理降温。
那块毛巾很快便变得烫人。
她不停地给祁年换毛巾,他还是浑身滚烫,衣服都汗湿了。
林听用温度计测量了一下。
“39度!”
“怎么还这么烧?退烧药没用吗?还是刚才喂的剂量太少了?”
她看着那碗没有喂完的退烧了。
心中闪过一丝犹豫。
“要不然再喂点?”
这个念头刚从她心中升起,便被她打消了,万一他再次醒来,那可就真说不清了。
只能另想法子给他降温。
又去浴室拿了一条毛巾,给他擦拭身体,将他的白色衬衫扣子一颗颗解开。
用温水给他擦拭身体。
男人健硕的胸肌裸露在外。
林听视线落在上面,脸颊瞬间便染了红晕。
虽然曾经见过无数次,可再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她还是会忍不住害羞。
往日与祁年亲密恩爱的画面,犹如洪水倾泻般冲破牢笼,在她脑海中浮现。
浑身不自觉便燥热了起来。
与祁年分开后,她便再也没有过如此亲密地接触过一个男人。
那种难以克制的生理反应,让她快速将视线偏移开,不敢再去看,用毛巾快速帮他擦拭着,手在拂过他胸口的位置时,感受到一块凸起的皮肤。
她心中泛起疑惑。
拿开毛巾。
一个圆心的疤,出现在祁年心脏上方的位置上。
她不记得他胸口有疤啊?
“这个疤痕的形状看着好像是枪伤?”
林听努力回忆着祁年可能中枪的时间段,似乎就只有离婚前,他去M国出差的那段时间。
所以他是真的中枪了吗?
大脑一片轰隆作响。
一些误会渐渐脱去外衣,露出真相,浮出水面,那些疑惑不解的碎片逐渐被串联在一起。
他在美国是真的遭遇了枪杀,所以才失联了那么久?
难道他不是因为那份协议故意冷落她,逼她离开,是她误会他了?
如果真是这样,可回国后,祁年又为何对她避而不见呢?

(https://www.eexiaoshuo.net/103408/36792698/)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iaoshu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iaoshu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