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神诡世界,我被女儿上交镇魔司 > 第二百零二章西天洲讯报,伊邪那岐动身

  长虹倒流,宛若世界的巅塑。

  陈玉徐步而走,渐渐来到了六祖归墟之地。

  眼前的景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四处皆是琉璃九彩之状,触及不到尽头。

  一颗古树屹立前方,开枝散叶,共计有二十余颗道果,静悄悄的高挂其上。

  另有河畔相随,溪水发出洞泉之音,散发大量白雾,好似只闻一口,便能洗涤心魔。

  随着陈玉走上前去,忽然可见一道身影,正盘膝坐在古树下方。

  他身披简单布衣,手中有一串由十四颗目珠相连的玉环,同样刻画着诸多古老咒语符文。

  不断走进,陈玉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

  蓬乱头发横盖,满含沧桑。

  口中低语时,似在忏悔。

  “先知一脉,触犯道统。我既是罪人,也是魔头……”

  古陀舍轻轻传出低语,他并未转身,可陈玉也能看见,那空洞洞的眼眶。

  从气息流动来看,这并非是古陀舍的本尊,也非神魂,只是一道从岁月中烙印的残影。

  他长久打坐,话语低喃,一遍又一遍。

  所悔之事,多半和南楚国遭遇倾覆之灾有关。

  对此,陈玉颇为沉默。

  当年南楚国主盛宴西天洲八方,古陀舍也是其一。

  只是在古陀舍看见雾月时,神识记忆被迫苏醒,他在完全不知情的状态下,预知了某些画面,从而脱口而出。

  但这,却给南楚国带去灾难。

  如果没有他,可能迄今为止,南楚国的子民们依旧有子嗣留存今朝。

  换而言之,古陀舍也是屠戮南楚国的罪魁祸首。

  这兴许成为了古陀舍的心结,无法释怀。

  陈玉久久驻足,望着那空洞洞的眼眶,面色忽然有些复杂。

  “其实,你早就预见了先知的命运吧?”

  没有任何回应,古陀舍的岁月虚影依旧在忏悔。

  先知的能力,超出了六道的范畴,这一脉系似乎本就不该存在。

  古陀舍可能曾经做过努力,但并没有什么用。

  缄默良久,陈玉再度向前走去,待到临近古陀舍身边时,他的虚影忽然碎裂,那串目珠随之跌落在地。

  陈玉将其拿起,轻抚着上面的烙印图腾,当即便有一幅幅画面闪过他的脑海,另有磅礴如海的古老记忆!

  “你的礼物,我收下了。”陈玉轻叹一声。

  这串目珠共计十四颗,属于古陀舍的至宝,里面蕴含着诸多奥义和秘密。

  甚至是,大量窥伺天机的内容。

  陈玉抬头,看向这颗庞大的古树,便有一个名讳,浮现脑海。

  “迦纳古树?”

  陈玉低喃,双眼炯炯有神。

  这是弥勒界的生命之树,也是法则之树。

  弥勒界内万千生灵的本命根基,都在这颗树上,在那不计其数的年轮中。

  而树上结的道果,则是弥勒界的法则本源,包括开辟的空间,修行的基础,四季转换,三月轮回等等。

  虽然不多,但也有二十多种。

  这便是当年六祖,共同开创小天地世界的起源,他们凭借这颗迦纳古树,塑造了庞大的弥勒界。

  陈玉良久凝视,心中颇有震撼之感。

  无论是巫祖,亦或者是先知,还是永夜及其鬼狐,他们都是非常罕见的种族脉系。

  在浩渺如烟的武荒大陆上,属于生命中的瑰宝和奇迹。

  古陀舍将自己引来此地,无外乎一个原因。

  他想要让自己重新掌握这颗树,掌握生命之机,掌握法则本源,掌握弥勒界,成为……弥勒道主!

  这既是大礼,也是请求和责任。

  一个没有主宰者的小天地世界,只能依靠界垒屏障,来维持其内的安稳,那么与之带来的后果,就是今日之景。

  以前,是六祖共同执掌法则,共同治理弥勒万族。

  但现如今,六祖逝去,古陀舍仅仅只有一具残魂,且不知困于何处。

  弥勒界万族生灵的未来,极为渺茫。

  关于这份大礼,陈玉其实也猜了个七七八八。

  他没有感受到多少意外,只是对于古陀舍的抉择,颇为唏嘘。

  再度看向迦纳树的道果,轻轻抬手,便纷纷跌落而下,围绕在陈玉的身旁。

  “此后,弥勒界为我所用。”

  陈玉低喃,开始吸收二十余颗道果的法则力量,与之带来的,还有磅礴的本源之力。

  另有修行图腾显露在迦纳树上,清晰刻画了弥勒界的修行基础,和武荒大陆完全一致,踏入修行的第一步,便是天人境。

  之后,为武王,天尊,圣象。

  “咦,弥勒界的修行尽头,只有神王?”陈玉发现修行图腾最后一页,描述着神王之境的信息,却没有了后续。

  “也罢,既是弥勒道主,理应给你们规划更高的修行之路。”陈玉嘴角露出微笑。

  他大袖拂起,便通过之前古陀舍赠予他的那颗道果,开始在修行图腾上刻画更高的修行之路。

  只是,对于弥勒界万族生灵来说,圣王巅峰便是极限。

  因为并非每一位存在,都是类似于无惨的级别。

  纵使曾经的六祖,其境界之力方才半步神王,就更别说神王之后了。

  陈玉将其刻画而出,可能在某一天里,那个虚无缥缈的境界会成为传说。

  可若是不刻画,弥勒界的生灵们,将会永远无法得知。

  有些时候,憧憬也是动力。

  愚昧和无知,只会自满。

  做完这一步后,陈玉开始盘膝而坐,吸收余下的二十余颗道果。

  归墟之地静谧无声,流光溢彩不断缠绕陈玉周身,法则的力量贯彻其上,包含本源根基。

  当这二十余颗全部融合之时,陈玉便拥有了对弥勒界的绝对掌控。

  而分身的境界实力,也会踏进半步神王!

  三月历程,弥勒之行,迎来了圆满。

  陈玉不仅收获丰硕,也解开了很多谜团。

  他静静打坐,闭目吸收不断。

  与此同时,正在弥勒界当中,也产生了很多变化。

  天地风云呼啸,不再杂乱无章,开始有了方向。

  弥勒界的入口更是紫雷轰鸣,诺大的残缺逐渐修复,慢慢融合。

  正在入口处的无惨三十万大军,纷纷跃进,回返东洲大地。

  察觉到了这个变化,无惨顿时驻足,抬头看向天穹六颗阳日。

  在他的视线里,自然无法触及归墟之地,也看不到迦纳古树。

  没有先前那颗道果,谁也难以进入。

  “弥勒界,有主了?”

  无惨轻咦,但他并不打算染指。

  此次历程,已经结束,有着造化图在手,他可以前往武荒大陆某处领域,获取他想要的大地本源。

  实力的提升,便有了眉目。

  只是刚准备重新启程,前方忽有空间扭曲的波动出现,紧接着徐步走出一位苍老身影。

  风释天嘴角带着微笑,一袭白衫迎风自舞,尽管已是老态,可却没有半点孱弱的样子。

  “尊驾,是无惨鬼武神吧?”他稍稍抬手,笑意吟吟。

  无惨驻足原地,形貌不变,冷漠出声:“你是何人?”

  风释天拂袖,单手负在身后。

  “在下圣庭军师,神夜族皇叔祖,你可以称呼我为风释天,有些事情,在下想要请教一番。”

  话语说完,无惨面容古波平静,苍白面具不起波澜,但心神深处已有涟漪。

  他记得,东洲临近的洲际领域里,除了西天洲外,还有一方北海。

  北海上坐落成千上万的岛屿,更有其中一座,乃是人间圣岛,领域庞大横越万万里,就算称之为圣洲也不过分。

  而这圣庭,便是圣岛的帝王。

  一岛之下,凡日月所照之处,皆为神夜大地。

  当东洲还在内乱时,这圣庭就早已一统天下,底蕴之深厚,难以揣测。

  眼前这老者言称圣庭军师,神夜族皇叔祖,可见身份地位有多高。

  对于无惨来说,他并不愿意接触这些存在。

  “你与本君之间,没什么可以请教的。”无惨淡漠出声。

  风释天当即笑道:“此言差矣,尊驾乃是东洲三大至高,具有举足轻重的份量,在下这个小小的问题,对于尊驾来说,不过口齿之间的事罢了。”

  无惨终于微微侧目:“何事?”

  风释天没有遮遮掩掩,负手而立,微笑开口:“尊驾对那酆都君的女儿,似乎颇为在意,可否告知缘由?”

  他双目闪动,隐藏在笑脸下的动机,被无惨看的清清楚楚。

  当日佛耶公擅自出手,意图将陈洛璃擒拿,在众多大陆势力的眼中,都感到分外疑惑。

  明显佛耶公的举止,极其异常。

  可只有这位风释天,敢到他的面前询问。

  “此事与你无关。”无惨冷漠回应。

  风释天摇了摇头,笑容有些许消失。

  “告知缘由,兴许我能帮你一把,若那小姑娘就是他的软肋,那么此后,东洲将再无酆都二字,何乐而不为?”

  无惨见状,却是沉默了。

  显而易见的是,风释天不是那先知府中天司命,他的实力,有些飘渺。

  说要让酆都消失,可能并非只是戏言,毕竟他的背后,是整个圣庭。

  然而,少许过后,无惨的周身有冷意扩散,更含缕缕杀机。

  “怎么,阁下也想瓜分东洲大地?”

  风释天耸了耸肩膀,轻描淡写的说道:“东洲领界,我并无兴趣,只是与酆都有些过节,我需要一个交代罢了。”

  阎摩子的事情,他必须要给枭帝一个答复。

  只是话语落下,无惨周身的冷意却是越来越强烈。

  “你想从本君这里套取信息,进而对付酆都山?明着不敢,暗中动手,实乃小人之举。”

  “但你忘了,本君也是东洲一员!”

  无惨清冷传声,天象色变,寒风冽冽。

  这个态度已经很明显,他不可能说出陈洛璃的秘密,以此给风释天从中作梗的机会。

  见状,风释天嘴角的笑意渐渐消失,转而平静。

  “我料到如此。”

  言罢,忽有大量身影皆是从空间中迈出。

  共计三十六位,身披雪白盔甲,烙印圣庭徽章,头戴银色冠冕,手持金羽法器。

  气场横开,扰乱八方风云。

  这些来自于圣庭的强者,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神夜圣使。

  他们的实力境界,赫然都处于荒古圣王的阶段!

  这三十六股风暴的肆意,将无惨周身空间完全封锁。

  风释天平静望着,再度开口:“西天洲传来消息,伊邪那岐已经动身了,就算你闭口不言,我也自有办法。”

  无惨见此,终是有冷笑传荡:“正好,本君等他已有一个时代。”

  风释天摇了摇头:“不,你应该没有机会与他相见。”

  此言落下,三十六位神夜圣使蓦然发难。

  金羽法器开阖,神光浩荡,有三十六束匹练轰向无惨。

  天地崩鸣,雷霆闪烁,无惨面无表情,掌间轻漩之下,生灵禁域瞬息开阖,笼罩方寸世界。

  此为——天鬼乱域!

  轰!

  神光崩溃,黑暗阴霾弥天。

  三十六位神夜圣使却丝毫不慌,有一人凌空踏起,法器金钟幻化,朝着无惨头顶盖去,沿路粉碎万般邪祟之力。

  可镇压波动尚未触及,无惨的身影却直接消失,如鬼魅出现在他的面前。

  未曾来得及任何动作,一只大手横开,扣住了他的脑门。

  砰!

  巨力横压,他传出凄厉惨叫声,血溅天穹,整个体态全身土崩瓦解,就连神魂也不可幸免。

  另有八道身影逼近而来,皆是手持法器,意图将无惨周身护体罡气碎灭。

  力量降临,却有寒芒骤现。

  龙骨剑横出,无惨冷漠握住,一剑光影挥出,天地黯然失色!

  八位神夜圣使的法器直接崩溃,那无可想象的恐怖锋芒降临,吓得八人面容剧变。

  肝胆欲裂时,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光影掀翻了头颅!

  血洒满天,尸首分离,连带着神魂被割去,沿路直叫光茫尽陨,山峦湮灭,千里无踪。

  至此,余下的神夜圣使仓皇后退。

  他们死死盯着无惨,瞳孔中密布着难言恐惧。

  这三招两式之下,就有九位同伴暴毙身亡,前前后后不过数息时间。

  堂堂圣王,足足三十六者,竟伤不了无惨分毫!

  东洲至高,果真恐怖如斯矣。

  “伏杀本君,你是千古以来,第一个敢这样做的。”无惨幽幽转身,黑洞眼眸无情望着风释天。

  “你错了,我可从未想过,能将东洲一位至高鬼神陨落。”风释天平静回应。

  他的掌间,不知何时,已经凝聚出一道法印。

  晦涩,混沌,凄凄如渊。

  “人皇未醒,九黎不足,不周山神视你们为刍狗。”

  “伊邪那岐想要的是黑暗法典,而我想要的是酆都头颅,既然你不愿意帮我,那就请先离开东洲吧。”

  风释天的眼眸不带半点感情,掌间法印终于催发到极致。

(https://www.eexiaoshuo.net/86821/36342619/)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iaoshu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iaoshu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