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堡宗别闹 > 第三百九十五章 于少保,格局小了啊

  大明幼军在二道白河一战,先是和女真大军对峙一个月,之后出击,以摧枯拉朽之势,渡河,一战击溃女真龙象营。

  李古纳哈自戕。

  龙象营残余溃兵逃窜,被幼军追击歼灭无数。

  幼军一战定东北!

  干脆利落得让人不敢相信。

  其中,辽东铁骑为营造战机,和女真铁骑在白河河道里以步卒的方式厮杀的壮举,更是震撼了天下万邦。

  此战之后,那些和李古纳哈有一样心思的,以为打造一支类似幼军的火器部队就能和大明幼军掰手腕的外邦势力,彻底死心。

  蒙古诸部更是纷纷遣使来朝。

  关于此事,朱祁钰正常接待,至于怎么处理蒙古诸部,那是儿子的事。

  他已经在准备禅位事宜了。

  不出意外的话,儿子大概会让蒙古诸部归附,至于提出的条件蒙古诸部能不能接受,之后会不会像女真一样被幼军踏平,朱祁钰不关心。

  如此太子。

  如此幼军。

  放心禅位即是。

  不过幼军原本计划的三个月战事,却只用一个多月,朝鲜那边按照宗主国礼部传达的旨意,准备了三万人一个月的粮草,结果没用上。

  但朝鲜朝堂聪明啊,这个时候就别想节约钱了。

  直接把一个月的粮草折合成白银,送到大明京畿去。

  买个安心。

  不过朝鲜办这事时也不心疼。

  因为虽然踏平女真,幼军只用了一个多月,但大明太子殿下回朝后,幼军依然在东北驻留了两个月,配合辽东边军、锦衣卫的数千精锐,把女真余孽清洗了个干净。

  此战,除了白河战亡的女真士卒将近两万人,之后的大清洗中,又有数千人被锦衣卫、辽东边军、幼军斩杀。

  女真的高等部族中,但凡有点异心,多被诛杀。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女真权贵阶层被彻底清洗了一遍,什么叶赫那拉氏、爱新觉罗的,都被连根拔除,再无兴风作浪的可能。

  景泰二十年,大明对东北女真一战,秋风扫落叶。

  史称景泰犁廷。

  大明景泰帝,文治上……呃,还没出什么大成果,但至少打造出了大明当下的经济盛世,开海一世足以史书留名。

  如今武功又是赫赫扬名。

  武宗之庙号,板上钉钉!

  但其实国内外都心知肚明,景泰帝以后将会得到的武宗庙号,恐怕全是大明的太子殿下给他挣的,景泰帝如果知足的话,应该会在今年秋冬时分禅位。

  再呆下去,就是和儿子抢功了。

  大明朝堂七部和各中枢部门,确实收到了景泰帝的暗示。

  让礼部准备,今年举行两次泰山封禅大典。

  封禅……

  从宋真宗以后,就没这回事了,但大明却在今时今日要重启泰山封禅。

  意味深远。

  泰山封禅,一般是大事发生才有,比如新帝登基。

  又或者当朝君王向天报功,景泰帝在禅位之前搞一次泰山封禅,合情合理,告诉天,自己这个景泰帝做得很合格。

  如此看来,景泰禅位、太子登基成了定居。

  ……

  ……

  从前车马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这话前半句很对。

  后半句是扯淡。

  封建时代的男子,只要有身份有地位的,谁不是三妻四妾。

  爱一个?

  爱一群!

  但车马真的很慢。

  而且颠簸。

  朱见济越发笃定,要在大明修出四纵四横,外加各州府相互勾连如蛛网的水泥官道来。

  从白河返京,足足走了半个月有余。

  眼看京畿在望。

  车外却响起护卫的声音,“殿下,于少保说有事求见。”

  朱见济道:“停车,请于少保上来。”

  于谦的待遇很高。

  朱见济乘坐的是皇辇,能让于谦登上来,可见他对于谦的尊重。

  片刻后于谦等车皇辇。

  老臣于谦,很有些忐忑,行礼之后,朱见济赐座,道:“于少保你的心思孤知晓,但孤不准,你虽然已经七十有二,属于耄耋之年,兵部事务也繁忙,但你在一日,孤对兵部就放心一日。”

  这其实是挽留于谦的面子话。

  现在大明,有没有这位大明长城,都不影响它的繁荣安定。

  于谦也知晓,感恩之余,还是道:“殿下,如今我大明国势,军伍之中,有幼军这样战无不胜的无敌之师,财政方面,国家开海、郡王归藩,并大力鼓舞工商,国库日渐充盈,尤其殿下推行宝钞之后,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金银,都在源源不断流入大明银行,并通过大明银行充斥国库,微臣甚至认为,当下我大明,既有汉唐之雄武,又有大宋之充盈。微臣还记得殿下说过一句话,若幼军一战定女真,之后横扫漠北,水泥官道铺满关外之后,大明便不再需要长城了!”

  长城……

  一个久远而沉重的名词。

  多少年来,长城都是中原王朝的一面盾。

  现在这面盾不需要了。

  因为这面盾长年累月面对的长枪,在大明幼军面前,已经毫无丝毫威胁。

  于谦继续道:“正统十四年后,陛下忌惮微臣,原因为何,微臣心知肚明,可微臣也没有办法,毕竟彼时的大明再也经不起折腾,微臣也不放心把国家的命运全部交给在深宫中长大的陛下,微臣不得不冒着把喜爱的猜忌,躬行于工部,但是——”

  笑了起来,“但是,如今大明天下,有一位明君来承担了,微臣虽然老朽,但绝不昏聩,自然能看出,在殿下的治理下,大明只会更强大。微臣辛劳一生,也该看看故乡的风花雪月了!”

  言下之意,殿下登基,他于谦放心。

  朱见济哟嚯了一声,“不就是亲眼目睹我大明把女真给征服了么,这才哪到哪来于少保,难道你以为孤的壮志雄心就只有女真和漠北?”

  笑了笑,“格局啊于少保,格局小了!”

  看着于谦一愣一愣的,朱见济笑眯眯的,“当年陆游有垂死梦中惊坐起的诗句,当下我大明和大宋不同,但难道于少保也想体验一下,我大明雄师远征之时,你要垂死梦中惊坐起,听闻王师拓海疆?于少保,孤是希望你在京畿,陪着父皇,陪着我大明的一干肱骨之臣,亲眼目睹大明的雄师囊括朝鲜、日本、中南半岛、罗斯公国……甚至海外!”

  顿了一下,“整个世界,都将成为我大明的后花园!”

  “所以于少保,你的请辞,孤不准!”

(https://www.eexiaoshuo.net/87782/36342618/)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iaoshu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iaoshu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