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导演了玄武门事变 > 第七百零九章 李世民:最深的路,还是徐风雷这混蛋的套路!

李世民先是一愣,而后连连摇头。
  “听明,你开什么玩笑!”
  他果断拒绝道,
  “你现在正值壮年,无论是资历、地位,还是能力、经验,都臻于圆满,正是应该扶保社稷的时候啊!”
  “这种时候,你竟然要辞官归隐?这不是闹么!”
  “再说了,朕之所以现在能安安心心的休养,不去担心国政,那完全就是因为有你,还有房玄龄、长孙无忌几个肱骨重臣在帮他哇!”
  “你要是撂了挑子,那朕还能安心吗?”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要说别的条件朕还能满足,这个条件朕不答应!”
  李二根本不带商量的,语气很强硬。
  开什么玩笑!
  你要退了,那朕就又得顶上了。
  说实话,没有徐风雷顶着,光靠长孙无忌、房玄龄几个,他是不会放心的。
  必须有一位真正在军政两界都有极高地位,并且与他保持着绝对信任的重臣在朝,李世民才能随意自在。
  想养老摆烂,就养老摆烂。
  想回去掌权吗,就回去掌权。
  他可不想养老养着养着,给自己真养成太上皇了……
  主动养老和被动养老,看上去结果好像相同,但其实有着天差地别!
  这里头的门道,生着呢!
  “陛下,您这算是耍赖皮吗?”
  徐风雷不满道,
  “刚才说得好好的,转眼您就不认账,不带这样的吧?”
  李世民连连摇头。
  “换个要求换个要求,这个真不行。”
  他催促道,
  “朕直说吧!朕死翘之前,你别想撂挑子。”
  “赶紧换!”
  长孙无垢也是附和道:
  “是啊听明,我们在洛阳休养,朝廷的事,就得你多费心,看着点稚奴。”
  “他要是有什么过失,别人不敢动他,也就只有你可以教训他。我们若是哪一天想回长安了,也得你安排着行程,确保一切井然。”
  “所以,你这个太保兼任太子太师,是尤为重要,不可或缺的。”
  一番话语,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太保者,擎天保驾也!保的是皇帝的安危和权柄!
  太子太师者,坐镇朝堂也!可名正言顺匡扶储君的得失,甚至是教训!
  这两项重担在身,哪里是那么容易走脱的?
  “看来,我还得再辛劳很久啊……”
  徐风雷苦笑道,
  “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哎,我想要逍遥自在,不知何时才能得偿所愿呐……”
  李世民轻哼一声。
  “你能有这番认识,就最好。”
  “什么侯门,萧郎的,一百个侯爷也顶不上你一个!”
  “在这个位置上,想要退隐?哪那么容易!连朕都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你啊……算了吧!老老实实的干好大权臣这份有前途的职业吧!”
  徐风雷摇头失笑。
  “那好吧……那我再退而求其次。”
  他道,
  “让陛下回归长安,陛下不肯。”
  “我想辞官退隐,陛下又不肯。”
  “这一退再退,都要退到突厥去了……陛下,我这最后一个请求,你总得答应了吧?这要是还不答应,那可说不过去了,我直接不玩了,全当陛下您玩不起了!”
  李世民眉头一皱。
  “你先说。”李二有些警惕。
  他忽然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但到底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
  “陛下方才说,等您龙御殡天之后,我才能撂挑子。”
  “那我就顺着这话往下说,陛下在一日,我便兢兢业业在朝一日,为您看好这个家。”
  “可若是将来的某一天,您要走了,那您功德圆满飞升之后,新皇登基之时,我必须要辞官,归隐山林。”
  “如此,可否?”
  李世民闻言,不禁有些纠结。
  “可稚奴将来登基,国政不稳,还需要你帮忙巩固……”
  啪嗒!
  他话音还没落下,徐风雷直接甩手负气而走:
  “不玩了不玩了!没意思!皇帝就知道耍赖,不玩了!”
  长孙无垢见状,赶忙把徐风雷给拦了下来。
  “听明,别置气。”
  她忙劝道,
  “陛下又不是耍赖,他只是还没考虑好而已,他说的,也是事实嘛……”
  徐风雷一侧目,没好气的道:
  “什么事实?都是借口!”
  “等他老人家寿终了,太子都不知道掌控多少年国政了,该教的也肯定都已经倾囊相授了,国家还会不稳?怎么可能呢?”
  “不乐意就不乐意,找那么多理由干啥呢?”
  “没意思没意思,我走了!哎!”
  说罢,他又要走。
  这回,皇后都拦不住!
  李世民被他这么一激,神色纠结了好一会儿,最终竟然是一咬牙,道:
  “行行行,答应你,答应你了!”
  “你跟辅机,真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朕也是服了!”
  “手握重权,多少人死活抓着不肯放,也就只有你,唯恐避之不及!”

  “朕也是贱骨头,你越这样,朕就越是想把重担交给你……真是,贱得慌!”
  徐风雷闻言,立马转头,拱手拜谢,高声道:
  “多谢陛下!”
  “陛下圣明,陛下万岁,陛下天下无敌!”
  李世民:“……”
  这一幕,真是要给他气笑了!
  “你才真是天下无敌。”
  李二笑骂道,
  “行了!过来吧!”
  “等朕死了,你就解脱了!到时候天地之大,任你逍遥!”
  “不过有句话说在前头,逍遥不是完全不管事,要是大唐真的出了什么重大危机,你必须站出来拯救!这是你最早答应过朕的,要让大唐多延一百年!”
  “这个条件,你得答应,不然朕不放你走。”
  徐风雷眉头一挑。
  “那是自然。”
  他正色道,
  “到时候,我只是不管日常的琐事而已。如果真有大事,我一定第一个站出来担事儿,只要我还活着。”
  “这一条,陛下不用提,我也绝对会做到,因为这是放在我内心深处最重要的事。”
  徐风雷始终记得昔日的承诺——
  愿以一己之力,为大唐多借一百年王朝气运!
  “这还差不多……”
  李世民神色缓和,颔首道,
  “走吧,吃鱼去。”
  “这翘嘴最是鲜美,朕这有个厨子,做鱼是一绝,你尝尝?”
  “好啊!”徐风雷得偿所愿,欣然应允。
  长孙无垢朝着宫墙外看了一眼,忍不住道:
  “那稚奴……就让他继续跪着吗?”
  “他都跪了快一天了……”
  李世民略一侧目。
  “这算什么?才一天而已。”
  他淡然道,
  “你要记住,这不是遭罪,反而是好事,能给他这个年幼的太子积累不少声望。”
  “跪的越久,声望越高,他这个储君也就当得越稳当。”
  “别心疼他了,吃鱼去!”
  长孙无垢抿了抿嘴,最终也只能跟上。
  “皇后娘娘不必担心,等我吃完之后,就去与太子和群臣说明。”
  徐风雷宽慰道,
  “明天,就打道回府,回长安做事。”
  “待会儿夜里,安排你们见个面,您一定想儿子了吧?”
  长孙无垢闻言,眼睛顿时一亮。
  转而看向李世民,神色之间,又多了几分嗔怪。
  “某些人还不如听明贴心,真是……失而复得之后,又有恃无恐起来了,哼……”
  李世民:“……”
  ……
  一顿丰美的全鱼宴,宾主尽欢。
  徐风雷吃干抹净,起身告辞而去,长孙无垢为了让儿子少受一会儿罪,也没留他,反而带着几分期许。
  她也很久没见稚奴了,怪想念的。
  眼看着徐风雷渐行渐远,李世民坐在桌前,忽然一拍脑袋!
  “哎呀,上当了!”
  他拍额头大叫道,
  “这小子,还是在跟朕玩套路啊!”
  “特娘的!又被他算计了!”
  长孙无垢:“??”
  “何出此言?”她神色疑惑。
  “其实辞官归隐不是他真正的目的,他真正的目的,就是想朕死后归隐!”
  李世民苦笑着摇头道,
  “还是求上得中,求中得下的那一套。”
  “朕一开始以为勘破了他的计俩,所以放松警惕,对他的第二个要求太过认真严肃了,其实他完全知道,现在归隐朕是不可能答应的,所以他精心准备的,其实是第三个要求!”
  “最后那一段,他真是直接强逼朕答应的!朕着了他的道了……”
  长孙无垢略一思索,方才恍然。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啊。”
  “第三个要求,才是杀招,前两个都是铺垫,逼你在最后就范。”
  李世民无奈的摆了摆手。
  “唉,这混蛋也四十几了,还是跟以前那样猴精猴精的,没法说。”
  他道,
  “罢了罢了,就算是识破他的诡计,他也会想方设法达成自己目的的,所以,结局还是一样的。”
  长孙无垢点了点头。
  “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想跑。”
  “归隐,有那么自在吗?山野之间,有什么留恋的,我还是更喜欢人间烟火气。”
  李世民笑道:
  “人各有志,强求不得。”
  “朕和他处了二十几年了,他的秉性,朕也知道。”
  “遂了他的心愿吧,这些年纵然是磨洋工,也着实磨累了,这混蛋向来都是小事磨洋工,大事不含糊。这样已然极为不易了。”
  “有一个这样的朋友,朕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长孙无垢微微颔首。
  “听明这样的人,世所罕见。”
  “你身为帝王,能和他处成这样的关系,也是千古奇谈。”
  “这段恩遇,将来一定是史册上最亮眼的一抹,也必然是最为后人所津津乐道的。”
  李世民深以为然。
  ……
  行宫之外。
  李治已然跪了一整天,从清晨跪到了黑夜,半点水米没打牙。

  身边的大臣们都看不下去了,恳求太子歇息一会儿,吃点东西,却都是被他所拒绝,依旧是如同雕塑一般,跪在行宫外。
  这份孝心,这份诚心,怎能不令人动容?
  在场的大臣,有哪个不钦佩的?
  无形之间,太子李治的行为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他的名望声势,自然也就水涨船高。
  “太子殿下,您不休息可以,不吃饭也行,但总得喝点水吧?”
  “人不能不喝水啊,您看看您,这嘴唇都干裂了啊……”
  身旁侍从递上水囊,语气之中带着心疼之意,也带着几分佩服。
  别看太子殿下柔柔弱弱的,现在这模样,真是意志坚定,非常人所能比!
  “……不用。”
  李治摇了摇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低声道,
  “你们喝吧,我不渴。”
  “我的心里,只是父皇和母后,在他们没出现之前,我没心思干其他事情。”
  侍从闻言,只能缓缓收回水囊,暗暗叹了一口气。
  陛下,皇后娘娘。
  您两位难道真的不心疼儿子的吗?好歹出来看一眼啊!
  正此时,一道脚步声从行宫内传来。
  哒哒,哒哒!
  唰唰唰!
  无数目光,在这一刻汇聚!
  “出来了,出来了!”
  “谁出来了?是不是陛下出来了?”
  “好像……不是,好像是徐公?!”
  “啊……这,徐公他成功了吗?他说服陛下了吗?”
  “……”
  一时间,私语之声不断。
  李治也是为之抬头,看向宫门下,那道快步而来的身影。
  只有一道。
  不是父皇,是师父。
  转眼间,徐风雷已然是走到了李治的面前,将他扶起。
  “太子,请起来吧!”
  “诸位臣工,也请起来吧!”
  “我已知道陛下的意思,现在代表他,与诸位回话!”
  他声音隆隆,一番话语,让众臣陆陆续续的都站了起来。
  李治也没反抗,被他一把拉起,只是跪久了有点站不起来了,腿脚这会儿有点发软……
  不过,他到底是大唐的储君,咬着牙,硬是用意志力将腿伸直,极力的控制着不让它们颤抖。
  徐风雷将这个细节看在眼里,暗暗点头。
  就从这一点来看,李治就绝对不是表面上的那般柔弱。
  他将‘外柔内刚’这个成语,诠释的很好。
  “陛下说了,长安,他是不会回去了,他要好好休养,颐养天年。”
  徐风雷环顾四周,沉声宣布道,
  “至于在哪里休养,现在这两年是洛阳,将来是哪里,不知道。”
  “而他为什么放下朝政,放下江山社稷和黎民百姓,原因有几个。”
  “诸君稍安勿躁,我来详细解释。”

(https://www.eexiaoshuo.net/88235/36002708/)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iaoshu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iaoshu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