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在柯南世界玩游戏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桔梗花的前夕

  寂静的夜晚下,行驶在空档公路上的迈巴赫渐渐降低速度,停在拦住他车辆斜停放在公路中央的汽车前,坐在驾驶座上的秦御嘴角一抽,顺着前挡风玻璃看去,炽白的车灯打到前面不远处的汽车侧边上。

  那是一辆黑色商务轿车,看似普通,可实则这款车车型经常被MI6那群特工所选用作为自己的座驾。

  秦御将汽车档位挂回空档,推开驾驶座的车门,从汽车上走下去,顺手将车门磕上,将自己彻底暴露在那辆汽车乘坐人的视野当中。

  虽然看不到前面的汽车里究竟是坐着什么人,可是他能够感受到,对方不是那种来者不善的家伙。

  要不然,他旁边这辆迈巴赫,车身上早已经成了马蜂窝了。

  坐在迎面汽车后座上的初中生模样的淡金发女孩将自己的脸部面容全数融进黑暗当中,她面无表情的抬眸将视线掠过站在道路中央的秦御身上。

  “可以走了。”

  “是。”驾驶座上的男子驾驶着车辆,掉头离开。

  哪怕秦御拥有夜视能力,可也没能够看清车上的人究竟是何人,仅能够感知到,刚才那一瞬间让他毛骨悚然的视线在他的脖子边划了过去。

  “MI6里,有谁对我持有恶意吗?”秦御沉眉不语,他目送黑色轿车掉头离开,想了想之后便将这个念头抛到了脑后去了,在日本上,有多方视力对黑衣组织虎视眈眈,碰上一两个也许是巧合?

  可,他怎么总感觉对方是冲着他来的呢?

  是错觉吧。

  因为连阿尔加的人都没能见到,连脸都未曾露出过一下,他的内心里充斥着烦躁,便静静的开着车盲目的行驶着,寻求一份静心,直至开到日常停车的停车场后,他坐在驾驶座上将座椅放倒躺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副耳机戴上,闭上眼浅憩,可身上的伤势居然在此时开始了隐隐作痛,略感无奈的起身扒拉几把头发,拔下钥匙推开车门下车,走到汽车后尾打开后备箱,从放置在背包里拿出一顶鸭舌帽还有口罩将其戴上。

  回到杯户尊豪酒店,戴着口罩鸭舌帽的秦御推开自己的房间,眉头忽然一挑,有人进来过?

  他警惕的放轻脚步走进去,手放在口袋里拿出手机,身上没有携带装备,手机就挺好使,他在黑暗中贴在墙边挪步到房间里面,先是愣了愣转而又无奈的放下戒备,摘下帽子口杂转过头提起放在桌上的水壶倒了两杯水。

  躺在床上的女子已经睡得相当沉了。

  “世良真纯。”

  她是怎么进来的?

  秦御满脑子疑惑,还有她为什么要来他这里睡觉?

  从柜子里翻出疗伤喷雾,脱下工装外套放在衣架上,将内里的贴身黑色长袖卫衣也脱掉赤裸上身,果然,伤口处的红色与肌肤颜色形成鲜明对比,仅凭疗伤凝胶想要完美治疗好这种大面积贯穿伤还是有些勉强,按压出喷雾喷洒,左肩膀、腹部上的伤经过喷雾的药效,很快就有了好转,疼痛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可这大腿上的伤口该怎么办?

  这床上可还躺着世良真纯呢。

  黑暗中的秦御无奈的拿着药剂走进了卫生间。

  躺在床上的世良真纯睁开了眼睛,她那双墨绿色的眼眸充斥着困乏,她先是脑子懵了懵,随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躺在她的阿御的房间里。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胆子大成这样,在此之前听到秦御那句‘想找他就上一层楼’后,便在回到酒店的时候找前台打听了一下。

  虽然酒店前台十分遵从不方便透露信息的原则,可在世良真纯把自己诉说成受到渣男迫害的对象,在前台服务员面前一哭二闹的演绎下,前台迫不得已息事宁人将1602号房间的入住人信息告诉了她。

  世良真纯十分简单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房间入住人正是,金木鱼。

  实在等不到天亮的她便胆子相当大的直接上楼直奔金木鱼的房间,可左等右等没有等到他回来,便使用着自己的撬锁技术将房间门给打开了。

  原本想藏在被窝里给他一个惊喜,可耐不住困意结果出乎她意料的直接睡着了,模糊间在睡梦中听到些许动静便睁开了眼睛,实在没有什么精力再去搞出一些惊喜了,况且,秦御估计已经发现她了,现在的她,只能微微红着脸将盖在身上的被子拢了拢盖住自己的脸,还未等秦御从卫生间出来便再次睡着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他的房间睡的这么安心。

  处理完伤势的秦御穿上衣服见无处可睡,只好坐在沙发上,索性坐在这儿打发一夜了。

  两人浅浅的呼吸声在房间里轻微响着,躺在床上的女孩心跳声秦御都听的相当清晰,他唇角上扬,眸间的喜意怎么也掩盖不住,可为了迎接明天的到来,他的这张脸已然到了‘时间’,容貌需要重新掩盖下去。

  ‘物品制造与大发明家’这项技能的冷却期足有十五日,每生成一样道具这项技能便会进入冷却,直到时间过去,他才能继续使用制造出称心的道具。

  起初他是不知道,在执行之前前往俄罗斯的任务时,将大把大把的麻醉珍珠像是垃圾一样丢出去,可谁知道,麻醉珍珠的每次生成,仅是能够制造一颗出来,仅这一颗下去,便足有长达半个月的冷却时间。

  肠子都悔青了,秦御在得到这项技能之后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让自己涨涨记性。

  怪不得之前有着几十枚的储存量也当成宝贝一样放着,结果遇见他这样一个愣头青玩家。

  凶神恶煞的脸再次展现出来,他静静的摩挲着自己的脸,贴上美瞳化成不含任何感情的死鱼眼。

  黑暗中,透过窗帘缝隙的月光,打在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身上,周身气质也开始转变,孤寂、暴躁、阴郁、阴翳,金木鱼将脑海当中多余的情感压下,性格的来回转变也给他带来一定的精神影响,视线掠过床上的隆起,哪怕是情绪大转变,他仍会抿着嘴唇露出丝笑意。

  时间的推移,他的眼帘终究合上,压不下去的困意与疲乏,他也是人,不是铁打的,身体的状态让他也会受到影响,即便是坐在沙发上睡眠的质量不佳,他也会在明天回归到最佳状态。

  一夜无话。

  世良真纯在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才悠悠转醒,伸着懒腰从床上坐起来,被子从身上滑落,衣角向上提起露出细腻的腰肢,白皙光滑。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抬眸看了一眼,随后又将视线放到了放在大腿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

  “阿御,你这副样子真的好丑。”世良真纯笑着露出小虎牙,看到又重新易容成这副人见人怕的模样的秦御,不禁唇瓣微弯好笑的道。

  脸上蹦出几根黑线的金木鱼无奈的将电脑放到桌上,随后起身将放在餐桌上的早点盖子打开,里面放着满满当当的叉烧包,还冒着热气,同时还有两杯热粥,“卫生间下边的柜子里有一次性牙刷,快去,然后吃饭。”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告诉我?”世良真纯不满的嘟着嘴。

  “想说的?说什么?”金木鱼疑惑的挑眉。

  世良真纯颇为恼怒的跳下床走到金木鱼的面前,伸出手轻轻敲了敲金木鱼的脑门,“你之前口中说的,想看的花啊!”

  这是之前在开办展览向日葵的艺术馆时,他在她的‘拷问’之下给予她为什么要来到此处的说法。

  金木鱼先是诧异的愣住,随后缓缓移开视线,犹豫并且慢慢的拿起一次性筷子夹起叉烧包,“你不觉得这个很好吃吗?”

  没有得到说法的世良真纯一巴掌拍在餐桌上,金木鱼手中的筷子抖了抖,叉烧包随之掉落在餐盒里。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世良真纯用着中文,笑眯眯的盯着金木鱼,口中说着的话用着不容忤逆的语气,掰着手指发出声响,“阿御,你知道惹毛我的下场。”

  金木鱼沉默着,他将筷子放下,随后站起身大胆的伸出手放在世良真纯毛绒绒的头顶上,“想看的花,桔梗,是你。”

  “...”世良真纯虽然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可是还是很不理解,“为什么要会称呼我为桔梗?”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她相当久了,她势必要问清楚,这个答案,她很想知道。

  “是花语,是铃铛花的花语,桔梗只是更好听。”金木鱼眼睛与她对视,虽是用着平淡的口吻,可语气当中却夹杂着些许的笑意,他本来也不想瞒,也瞒不住她,“真纯,曾经,我更多的是,暗恋吧,无望这个词,就是用来囊括我的,不敢轻易的去挽留一朵花,不过,我想的是,你的名字当中有‘纯’这个字,白色桔梗花,便很适合你,很适合去形容你在我眼中的你。”

  “...”小脸微红双手背在身后的世良真纯踮了踮脚尖,仰着头与他对视的她那双墨绿色的眼眸当中,有害羞的成分因素,也有着更多按捺不住的乐意。

  一方面是,很受用,另一方面,则是她经常以中性化自居,可魅力还能够吸引到他,她要是有条小尾巴,此时估计已经翘的老高了。

  ...

(https://www.eexiaoshuo.net/88249/36372736/)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iaoshu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iaoshuo.net